15648721YUZURIHA-INORI-desktopsky-47101.jpg!900    

 

風的呢喃 

 

第一章--亂流,四散而去的我們

 

 

  睜開雙眼,前幾天的暈眩彷彿還殘留在身上,意識恍惚當中,

似乎還能聽見那急促的馬蹄聲。

   少年睡眼惺忪地從床鋪坐起,一手撐著頭,看起來疲勞不堪,

過了半晌,才蹣跚地走到窗邊,一手拉開窗簾,使輕柔的陽光籠

著整個房間。纖細修長的身軀只穿著簡單的短袖短衣,白皙的

面頰上,有著一雙深邃的黑色眼眸,而在他的右眼有著一道顯而

易見的刀疤。

 他撥了撥他柔順的黑色短髮,換上白色長衫和黑色長褲,還不

 忘配戴上他的長劍。

 

太陽高掛天空,耀眼的令人無法直視,正午的熱氣令他感到渾

 身不快。

 ''中午了阿......''

  不知從何時開始,艾克利斯早就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動,六神無

主,毫無目標。

   沒錯,應該是從那一天開始的吧......

 分道揚鑣的那一天。

他呆站在花園不知有幾時了,精靈們開始對他感到好奇,躲在

不遠的草叢中,偷偷的望著他,聞著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獨特

氣息,不時發出窸窣的聲音。

 「艾克利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精靈們一被

驚動便快速地躲了起來。

 艾克利斯反射性地朝聲音轉去,一個擁有焦糖色捲髮的少女迎

 面而來。

 「早阿!」莉迪雅說。

 「早安,莉迪雅。」艾克利斯回以燦爛的微笑。

 「今天你還是那麼早起床啊?」她撥了波她的捲髮。「喬列大叔

 說,因為你每次都是第一個到飯廳的,所以害他也不得不繃緊神

 經。」

「明明不需要那麼早起的。」她又補了一句。

   艾克利斯只是笑而不語。

 「艾克利斯大哥!」幾個年輕的少年,爭先恐後地從花園的另

 一頭跑了過來,臉上滿是崇拜的神情。

 「真是令人羨慕阿,艾克利斯大哥!」莉迪雅曖昧的在艾克利

 斯耳邊輕聲說。

   艾克利斯卻只是呆滯地望著前方。

 是阿,也過了這們久了.....四年前的我們也是如此青澀嗎?

 

看著他們生澀的操弄法力,破綻百出的劍技,艾克利斯不由得

 感嘆。

 「好了!你們幾個!」莉迪雅擺出大姊的姿態。「給我好好看

 著......」她沉穩地在手中聚集光芒,並且如流水般地使光芒籠

 罩全身,少年們不禁看得目瞪口呆,嘖嘖稱奇。

 「這樣才叫做禦魔咒,懂嗎?」莉迪雅全身發著亮光,嚴肅的

 發言,令少年們也恭敬的說是。

   而艾克利斯卻仍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一直到最後,他才終於

 忍不住,拔出他的長劍,給每個學弟們,都來一場指導賽,雖

然他們都輸的一蹋糊塗,但每個人臉上的帶著掩飾不了的雀躍。

 

  「給你。」莉迪雅從廚房端來兩杯熱茶,一杯遞給艾克利斯,

 然後隨意地坐在艾克利斯身旁。

 「你變好多喔。」艾克利斯沒頭沒尾的說。

 莉迪雅微微愣了兩秒,然後才笑著把茶送入口中:「現在才發

現啊?怎麼,你不會是在諷刺我以前很男人婆吧?」

 「當然不是......」

 「你也變很多啊。」她將杯子放置草地上。「四年這麼長的時

間又怎能不使人改變呢?」

 「我倒是覺得四年很短......那些記憶,就猶如像是昨才才發

生過那樣清晰,盤旋在腦中,揮之不去。

 「是挺短的......你看當年的六個人,除了我倆以外,其他人

早就各分東西。」

 艾克利斯突然覺得口乾,酌了一口茶,那是紅茶,甜度適中。

「阿卡曼加入王國軍,希特曼順利考上高等魔法師,希爾回去

 當他的王子,真不知道他這四年是來做甚麼的,然後......」

 她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菲爾特現在應該回到家鄉了吧,

 不知道情況如何。」她有些好奇地望著艾克利斯的臉龐,彷彿

想從他身上得到甚麼回應,又或者是,想知道現在的她聽見那

三個字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但是,艾克利斯卻沒有太多的情緒起伏。

 「菲爾特......」艾克利斯淡淡的重複念著那三個字,片段

的畫面在他腦中漾起。

 他那充滿仇恨的眼眸,那沾染無數鮮血的匕首,還有那無聲離

去的背影。

他的笑,他的淚,他的談吐。天呀!我們真的夠了解他嗎?

也許......

 「根本還未得到救贖。」艾克利斯無神的望著前方喃喃自語。

 

 這裡是大魔法師,狄倫斯˙泰弗拉的宅邸,從外觀來看不過是

 間簡陋的木屋,鎮上最平凡的一個建築物,但當你打開大門,向

 前一跨,你會看見一個截然不同的風景,一大片的草原,遼闊的

 藍天,從遠方吹來陣陣帶有魔法氣味的風。不遠處有一棟巨大的

 建築物,外圍是攀著藤蔓的黑色鐵欄杆,推開大門,是一座綺麗

 且聚集了許多珍奇異獸,約兩公頃的花園,穿過花園,是一座廣

 場,中央是一座噴水池,在走過廣場,你才會見到他生活起居的

 場所,一座富麗堂皇的「皇宮」。

  我是艾克利斯˙路西法,是狄倫斯的徒弟,我們六個人,算是

 老師的第一屆,在這四年之間,我們基本上都完成了課程,所以

 我們都光榮畢業了,不過老師並不介意我們繼續住在這裡,畢竟

 以他的收入來說根本不成問題。四年過了,其他人各自分道揚鑣

 ,不知道其他人現在過得如何......

 

  菲爾特,我的摯友。

 


 

     王國軍的氣氛令人感到難受,至少在上層的氣氛是如此。

 「你就是狄倫斯的徒弟?」男人以帶著輕視與疑惑的語氣問。

 「是的。」阿卡曼低著頭,單膝著地。

 「秀幾招來看看。」男人饒有興致的說。「我是說,你那從世

 界第一的魔法師中學到的魔法?」

 「抱歉,恕難從命。」阿卡曼抬起頭,一滴汗從他不長的髯蘇

 上滑落,臉上並沒有任何畏懼。「我現在的身分是一位劍士,而

 不是一個用來娛樂的小丑。」

    全場頓時一片譁然,他們都十分訝異一個初出茅廬的劍士竟然

 會說出這樣的話。

  「哈哈哈......」突然有人笑出聲,這個笑聲無庸置疑,正是

 從高位上的男人所傳出來的。

   阿卡曼認出他了,他就是當今的將軍,馬可士。

    「好吧,那就和我打一場吧。」

 語畢,又是一片譁然,因為這個要求又是那個坐在高位的男人

 主動提出。

 

 


 「你是狄倫斯的徒弟?」老魔法師抓了抓他那茂密且灰白的鬍

鬚,並且推了推眼鏡,上下打量著希特曼。

 「是的。」希特曼站直著身軀,誠懇的說:「我相信我會成為

一個好戰力的,而且我一定會通過考試。

 他看的出來,眼前的年輕人,全身散發著光芒,魔法資質雖然

並不是非常出眾,但他的能力都被很完整的引導出來,他暗自的

嘆息''這就是我和狄倫斯的差別阿''

 

 


 

     「希爾˙狄威特!」希爾坐在木製長椅上,對於那聲尖叫視若

睹,只是望著手中的書,暗自竊笑。

 他又對著皇宮裡的人惡作劇,還記得他剛回來的時候,皇宮的

人都十分的高興,卻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裡都要忍受王子的惡

劇,他也不知道,他四年裡學習的魔法,現在可以拿來做甚麼

,當初他也只是一時興起,就像所有的名門貴族一樣,因為自己

的心血來潮,做出了許多重大決定,或是一些雞毛蒜皮卻會影響

到他人的的事。

 而現在,他卻只能把他從世界第一的魔法師身上所學的,拿來

尋歡,他也感覺到不對勁。

 


 

 ,染滿整個大街小巷

哀號,傳遍整個山頭

青年全身顫慄,無聲地在心中落淚,隨即又恢復原來的冰冷

''不甘我的事......''

頓時他的眼瞳失去了黛綠的色彩

''你們這是......自作自受''

突然間,他淡綠色的髮絲,由髮尖至髮尾,轉變為黑,不留一點痕跡。

''不過是這一點血作為聯繫......又算甚麼......''

霎時間,他舉起腰間的匕首,猛力朝自己的手臂刺去,血花濺起,血流

如柱。

不一會兒,他的雙頰便毫無血色,眼前一片模糊,「啪」,重重的倒下。

「呵......這樣我們就毫無關聯了......」青年勾起嘴角,虛弱地笑著。

輕輕的,有人觸碰了青年埋在髮下的尖耳......

 

 

殊不知,那卻也觸碰了齒輪,緩慢地轉動了起來,新的故事......就要啟程。

 

 

 

           {下集待續}

  

 

 7jDX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