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英雄吧,雷格西!《BEASTARS》動畫第二季公開最新宣傳影片2021年1月6日開始送! | QooApp | LINE TODAY

 

 

BEASTARS 中譯動物狂想曲,為日本一連載漫畫,在2019年宣布動畫化,目前動畫有兩季。
作者:版桓巴留
以下會發表我自己對於這部動畫的看法,可能會涉及對劇中劇情的描述,不想被暴雷的人可以先離開。我主要是進行人物分析,以及動畫社會分析。

大綱:
在一個肉食動物和草食動物(以下簡稱肉食與草食)和平相處的世界裡,一所寄宿高中學校發生一樁草食被食殺的事件,主角雷格西為了要找出兇手,而逐漸往成為BEASTAR的路上前進,雷格西在這當中發現自己愛上了草食的小白兔哈魯,但這段草食肉食的戀情又該如何發展呢?
BEASTAR=BEAST+STAR
在高中生中產生,擁有這樣身分的人代表它具有一定的聲望,並且象徵著草食與肉食的和平相處。

特殊設定:
裡面所有的生物都人體化,而且還可以化種族雜交(///),而且還真的有草肉食混血......(身為生物人的我深深感到無法接受,生殖隔離去哪裡了!?)

在那樣的社會裡,可想而知會有許多衝突,也需要許多磨合,這樣的差異幾乎更甚於我們現在人類社會。天生生理構造的差距:(是不是覺得似曾相似),肉食動物比草食動物的身體有更強壯的肌肉,草食動物的肉比較軟(?),從生理上,肉食動物基本上對草食動物具有壓倒性的力量。第二個就顯而易見,就是食性的不同,一個在過去是掠食者,一個是被掠食者,如今竟要一起生活,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為了要和平共處,雙方都有所忍讓,首先是肉食動物,他們擁有強健的肌肉,常常容易隨手就傷害到草食動物,有些大型的肉食動物就必須要服用抑制肌肉生長的藥,譬如說大黑熊等等,還有就是不能吃肉這件事對肉食來說本來就是一種犧牲了吧,他們這些身在光明處的高中生,連肉那個禁忌的字眼都不能說,好像順從天性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草食動物則是要忍受著不知道甚麼時候會被吃掉的恐懼,這方面是難以解除了,因為這就是天性(這真的是天性了,和當前社會有些激進人士會說甚麼男性有......天性那是不一樣的),也因為如此,肉食者即使擁有良好形象,努力的在戒除自己的慾望、對草食者友善,他們也時常會被拋以戒備的眼光,他們無法從自己身上某去那身在他基因裡的東西。

從上述說的來看,好像會覺得肉食動物在這裡犧牲的比較大,但這也只是其中一面而已。(阿看到這真的會覺得你們還不趕快分開來生活,這已經不是甚麼父權阿、歧視甚麼之類的問題了ㄟ,你們幹嘛這麼沒事找事做,把一群根本不適合的人放在一起自虐阿)

黑市及難以反抗的社會結構與組織

黑市: 如其名,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在這裡買賣,包括各種違禁品--肉
被綁架的草食動物或孤兒會被綁來這裡做交易,經常變成肉食餐盤上的肉;需要錢的草食動物會自己來主動出售自己的身體;從殯儀館醫院等等送來的大體。
被裡面組織抓走的草食動物基本上都是沒救的,政府方面也會因為對方勢力過於龐大而不願意出手,從某種層面來說,被抓去的草食簡直是為了這個扭曲的社會結構而被犧牲獻祭出去的。

我的主觀感受:

弱小的草食->在父權結構下的女性
受質疑又很強壯的肉食-> 生理男性
黑市->娼妓、黑暗中的其他違法勾當

動物們的身分認同:

|身為弱小的草食動物,我只有在床上的時候才能感到平等_哈魯(雌侏儒兔)

|你是不會懂的身為弱小的草食動物的恐懼的,總是被提醒很弱小,生命很短暫,總是害怕著自己哪時候就突然死去了

哈魯在學校中的風評很糟,因為她對於每個投向他身邊的所有雄性草食都不會拒絕,因為只有在床上的時候,她才會感覺自己和對方是對等的,不會有人再提醒她是一個弱小的草食動物,她在床上是有控制權的,她無法掌控自己的死期,但對於這事,他是有掌控權的。

|身為肉食動物,我很抱歉_雷格西(雄灰狼)
雷格西是一個自卑的人,他不擅長交際,總是希望能夠隱身在人群裡,他也很細心(雖然很直男),會去觀察、關心身邊的人,做為一個最受草食動物信任的肉食動物(至少在戲劇社是如此),他很小心翼翼的對待草食動物,也一直收起自己的獠牙與力量,甚至在發生衝突時,他也只會想著要如何書給對方,讓事情好好結束。他看的見草食動物的想法,卻對於自己身為他們最戒心的動物,還有自己曾經差點屈服的天性衝動,他感到十分的自責,卻又無力改變而痛苦。
最後才開始找到自己使用獠牙與力量的理由: 為了保護心愛的草食動物。

|雷格西,你為甚麼不能為自己的強大負責呢_路易(雄鹿)
身為BEASTAR呼聲最高的明星草食動物,用氣場就足以讓肉食者卻步,而實際上他一直很不得自己是肉食動物。
路易的身世很可悲,他被抓到黑市販售,幸運的他被一頭同種族的鹿給買走,可他的腳底一直烙印著當時的編號,就如同他的心裡烙印著自卑、無力、不安、不齒、不服輸還有他那努力塑造用來掩飾自己不安的驕傲。他很努力要讓自己的外表看起來堅強,即使力量不如人,他也要使勁站穩腳步,這都是因為他不願意向肉食認輸。

|我和你不同,我對於我身為強壯的肉食動物感到很自豪_比爾(雄老虎)
道德感薄弱,但從身份認同來說應該是心態上最健康的一位了吧。比爾自稱自己是開朗擔當,他總是以開朗的樣貌示人,他認為用輕鬆開朗的態度,會讓他更平易近人。

|草食和肉食本來就不該在一起啊,但相處是很容易的,只要一個笑容就可以化解的事,大家怎麼就是不懂呢?_朱諾(雌灰狼)
朱諾是一個擅長交際的灰狼,她有姣好的外貌(?)也有聰明才智,她認同自己身為肉食者的強壯,同時也明白自己的野性(?),認為肉食者確實更有力量,而且也有食肉的天性,草食和肉食本就不該在一起,但為了當前的體制,她也願意和草食者維持良好的關係,她在肉食草時都有拿到不錯的風評。她認為身為強壯的肉食者就應當挺身出來保護草食,並且眾人不應該再把異樣的眼光投射在肩負力量與責任的肉食。
我感覺我個人比較符合她的想法><草時候肉食確實是不適合在一起生存,但既然當下社會結構是如此,我們也只能順應它,並且盡量不發生衝突。

Beastars Season 3 Release Date, Cast, Plot and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 Gizmo Story

草食與肉食的戀愛?__是出於掠食的本能還是對草食的罪惡感?抑或是......?

雷格西某次在校園的黑暗裡,因為受到本能所驅使,抓住了一隻小侏儒兔(哈魯),口水不斷分泌,腦中不斷想像著手中這鮮美的肉如何在口中化開,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雷格西恢復理智,快速的離開現場。後來雷格西因緣際會又再度在校園裡和哈魯相遇,雷格西發現自己愛上哈魯,便開始了各種相處與追求。

哈魯再見到雷格西的時候其實就已經知道他就是那個曾經想要把他吃下肚的狼,但仍舊正常的和雷格西相處。
雷格西對於自己的感情也一直很猶豫,因為當初他也是因為身為肉食的本能才和哈魯有了第一次的接觸,他擔心自己是因為想吃肉、想佔有獵物的心情在看待哈魯,後來他在黑市遇到一位貓熊師傅,從他那裏取得了一本兔子小黃書,有了各種的嘗試,他發現他對於哈魯,真的是喜歡,他想保護這個小巧的草食動物。
哈魯對於雷格西一開始完全沒有那種想法,直到某次她被綁架,見到雷格西拚命地和獅子組決鬥,為她出生入死,她才一次意識到這個人(狼)是真的想要保護她,就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這一對草食肉食的情侶要走的路可說是十分艱辛,天生生理差異、社會觀感還有他們自己內心的認同問題。

「無論是肉食還是草食,我們都是生物啊!」

雷格西經由貓熊導師的訓練,成功了解除了自己對肉的慾望,也更鍛鍊了自己的身體,也明白自己擁有力量的出力方向:就是為了要保護草食,不是為了掠食,而是為了保護。

差異,信任。

劇中也有出現不少草食肉食的好朋友,他們因為信任,而打破藩籬。

我吃了我最好的朋友
另一方面在劇情主軸的那個食殺事件中,受害者和加害者原來也是朋友的關係。羊駝提姆以及棕熊利茲,利茲因為身為體型巨大的熊科肉食,每天必須要服用藥物抑制肌肉生長,而這藥物的副作用很強,會讓他每日痛苦難熬,睡不好覺,只能以吃蜂蜜來減緩痛楚,但卻對蜂蜜的依賴越來越大。這個世界一直在對這類生物說:你們是天生怪力很可怕的生物。而利茲也為了要讓身邊的草食不害怕他,他設法偽裝他自己,對待他人總是和藹可親,而把這些痛都埋在心中。
直到提姆開始關心他,照顧到他的心理需求,他才感受到自己被理解,讓他相信即使他沒有進行偽裝,也會有人喜歡他、和他當朋友,因為他關心真正的自己,這時和提姆暖心的互動也就漸漸取代了蜂蜜。於是乎利茲自己停了藥,為了想要讓提姆看看真實的自己,而悲劇也在那天產生。
提姆得知利茲沒有吃藥先是驚恐想要逃跑,這個反應讓利茲感到受傷: 原來你還是會害怕我真實的樣子嗎?原來我對你來說還是那種可怕的肉食動物嗎?
這時的利茲心理需求沒有被滿足,內心逐漸崩塌,他食殺了提姆,把提姆的味道口感深深的記憶,把和提姆的回憶封存,他還自顧自地說著: 這樣我們美好的友誼就不會再讓他人來玷汙了。他將這場食殺美化了,抑或是一種自我保護,利茲繼續自己的高中生活。

 

此作的侷限處

昆蟲被屏除在外了啦> < ,雖然昆蟲體積很小、智商也比較低,但吃昆蟲這件事卻仍是可行的(豐富蛋白質),果然能吃甚麼不能吃甚麼也是依照當時社會情勢所訂。


心得

從表現方式這部作品非常的前衛(之前有一部是【翡翠森林狼與羊】),探討的內容也可以套用到許多方面,讓我們再一次反思關於社會結構的問題,不同族群的融存,並且從這一部作品,可以移開我們平時的成見,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思考,也能更好的去感受劇中對於不同位置的動物的心理敘述,再回去反思到我們現在的社會,就會有種:『阿,原來她是這樣感覺的嗎?』的感受,對於不同族群更能同理,不會再以自己先前狹隘的角度來看事情。

後記

身為一個讀三年女校的人,我身邊有一些為了性別問題頭疼的人(搞不好我自己就算是),曾看過她們發一些有點極端的文章,另外也有認識一個一直都是男女合校的女生,她也曾經向我感嘆說:「上天為甚麼要造出男性跟女性阿,讓我們有這麼多問題。」我當時以一個生物人回問她:「但我覺得就生物學來說,雌雄的產生似乎是一個趨勢,如果沒有性別那是要......雌雄同體?」

只能說這真的是一個難解的題目,在不同的時代都會需要面臨這樣的難題,我也希望這世界能變得更好,讓所有的族群都能夠在這裡找到自己的一片天。雖然很難,但還是要相信會更好的。

 

arrow
arrow

    兔子<白薯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