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圖片來源: 台中國家歌劇院

表演團體: 臺體大舞團
表演場次: 台中歌劇院 4/30


先說我本人是不太會跳舞的,沒有跳舞習慣,對於舞蹈也不甚理解,因此我這次去也只是去體驗當中他們想表達的意涵,所以我不會講他們的舞蹈動作,但這一次表演我是喜歡的。下面的這些有稍微參考他的的官方文宣,大多數是我個人的臆測以及理解,每個人看的方式可能都不一樣,而這也正是藝術美好的地方,各自解讀。

 

第一段 奪佔
      舞者們分成好幾個小圈圈在舞動,接著是群舞,有人在這場舞蹈(戰鬥)當中受傷。
      個個小圈圈代表著不同聲音的群體,群舞是各個不同族群的人互相鬥爭,為了自己的族群而戰,自然有人會在戰鬥中喪身。常常有人受傷的時候我就會看到三人一組的舞蹈,由兩個人拉著另一個人在做動作,有時將其舉起延展,有時會把他拖著移動,也會在他逃跑的時候再把他抓回來,這些動作看起來感覺比較像是在表現鬥爭,由兩旁的兩人"對付"中間那個人。
第二段 川流
      歌曲轉為沉重緩慢的交響樂曲,舞者拉著蔓延的白色長巾走出,手執著油燈,揮著手上著白色長巾開始舞動著,延展著身軀,長巾輕柔的在旋轉。
      人們在為犧牲的亡靈緬懷。

第三段 安魂
      細細的紅線由舞台上方垂掛下來,隨著時間慢慢的增加數量,一層一層,最後覆蓋滿整個舞台,我認為這象徵的鮮血,象徵著鬥爭後的亡魂。舞台後方有一群舞者拿著紅色佛香的竹條,前方有三個主舞,二女一男,各自穿著不同顏色的衣服,也許代表著三個不同族群,各自掙扎(各自在自己的人生道路生痛苦翻滾),又互相擁抱扶持。最後那個男生倒地不起,另外兩個女人都輕柔的在男子身上撫摸著,可以感受到他們都對男子的遭遇同理,即便過去可能在不同的陣營,但在苦難面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這時後方的舞團跑出,音樂轉為急促的戰鬥音樂,上身裸下身黑的男人在他們周圍狂舞(戰鬥),似乎代表著,即便有人和解,有人失敗受傷,這個世界的紛爭仍在持續。
最後紅色線佔滿整個舞台,眾人都停下動作為倒地的男子哀悼,其他人也紛紛(不同種衣服的人)走入,拿著燈,為男子哀悼。

第四段 再起
      人們一個接著一著,奮力的在手中的麻繩施加力量,所有人有志一同,為的就是要達到目標(幾個木樁遠遠的貼在舞台頂端,象徵著目標)。他們緊握彼此的手,不再經由麻繩,而是直接拉扯著眾人的身軀,大聲喊出"殺!",此時一個成員受到了傷害,而其中一個木樁業也緩緩的落了下來,眾人便一窩蜂的聚集過去,當中的一個成員被捧到了中心,不確定是否是那位受傷的成員。追求目標的同時,有可能會犧牲到團體內的成員,若有人在這個過程中犧牲而促成了目標的達成,就會被捧為一個標誌或紀念。
第五段 安好
      從缺(我看不出這個分別,或者說無法回想了)
第六段 同心
      為了達到目標,眾人想盡辦法,有族群竭力爬上金屬桿子,用自己的身軀當作階梯讓成員上去;也有族群自己在底下立了木桿子,再使勁往上攀爬,只為了更靠近星星(目標)一步,伸手想觸摸,卻總是不夠高,一再重心不穩而墜落;也有族群是互相阻撓,他們拽著想往上爬的成員,他們已經失去了團隊的和諧。為了能夠得到目標,人們逐漸集結起了力量,把木桿子集結往金屬桿子,做成一個斜面,眾人快速的往上爬,但還不夠阿!哪裡夠高呢? 一群人開始拉起了麻繩,像是要把甚麼立起來,這時另一群走到大木梯背後,一同出力,把這高大的木梯給立了起來,好高,真的好高,比金屬梯子還高,也比木桿子還高,當眾人的力量集結,便可以走得更遠。

 

 最後製作藝術總監黃致凱有講到說: "在達到成功的路途中可能會失去夥伴,失去團隊和諧"

arrow
arrow

    兔子<白薯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