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7007857456.jpg 

別問我為甚麼第一章都還沒出來,就先有番外阿阿阿!!!


魔之刃正式改名為''惡魔之語''重生

這個跟主篇無關,就算從來也沒有看過這一部的人也能夠看得懂

雖然正常應該看到第四或第五才會比較有fu((那你還先發

可是我還沒完全想好要以誰作為第一人稱......

以前的原搞是以 千禊寒霜 的視角去寫成的

(而且大概寫到七.八章了,但現在竟然要砍掉重練=)

但是她的個性太孤僻了(ㄟ!) 有點難推進劇情發展

是在考慮要把第一女主角的位置讓給她的陽光好友 雨純...... 

第一章要出現還得再等一會兒......

轉眼間,一個學期已過去了

而我在這裡的痕跡卻實在少之又少......

而眼看會考又只剩下幾個月

我感到有些惶恐

模擬考一直考得還不錯,但是聽說到了真正會考時

許多標準都會提高,導致我們的成績都會下滑......

但與其這樣擔心,還不如更用心準備......

只能對自己打氣了,加油!!


最近我看了特傳的第二季還有異願洛恩斯

真是太棒了~~

忍了一個學期沒碰小說

終於被我給碰到了~~哈哈~~

你們有沒有看呢?


本兔子技術差,打字又慢,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啦!




惡魔之語 番外篇1 赤焰之木

 

「唰!」如同杯水灑落大地般,少年吐出了一口鮮血,隨後虛弱的伏下身

,無力的擦拭嘴角的血液。

那少年擁有絕美的容顏,纖細的身軀略顯虛弱,蒼白的雙頰毫無血色,

瑕不掩瑜,他仍散發著一種高貴、優雅的氣質,眼裡的憂愁更襯托出他

的幽靜。

這時,一個沉穩的腳步聲逐漸靠近,黑色的皮鞋在木製的地板上發出微

微的聲響。

「不是要你要好好保養身體嗎?要是還沒正式繼位就英年早逝該怎麼辦?」

那人推著老式眼鏡,毫不留情的說。

少年抬起頭,諷刺的說:「那不是正好?你們不都希望我體弱多病?」眼裡

透出的是委屈及叛逆。

「那只是身為赤木家長子應有的''才能'',應有的表現。」另一個聲音

不帶任何情感,走廊的另一頭傳來。

「那在我五歲的時候在大冬天裡把我推進水坑又是什麼意思?」少年斜眼

看著那人,話裡微微透出怒氣。「若不是''母親'',我還以為我要被殺

死在水中了呢。」他帶著譏諷的口氣說。

「別說我待你不好,夏祉,就算第一位是個弱女子,我也同樣會那麼做

的,那只不過是身為赤木家長子一個必經的路程。」女人用平板無奇的

語調說。她緩緩的走到少年身旁。「再怎麼樣我也是你的母親,身為七大

世族之首,你的言詞應該更加拘謹。」

少年緩緩的站起身,不再多說甚麼,逕自轉身離去。


樂聲響起。

身穿華服的琴師在露天草皮上演奏著柔和的音樂。

一桌桌精美的美食,悠揚的樂聲,雜鬧的閒聊聲,在場的每個人皆身穿

華麗的禮服,而且全是社會上有權有勢的名門貴族。

少年獨自呆坐在席位上,彷彿自己是個觀眾,無神的望著正歡笑著的群

眾,晃著手上裝著紅酒的高腳杯。

「那個,請問你是赤木家的嗎?」一個略顯嬌弱的聲音說。

「不是。」少年完全沒有理睬,就連瞟一眼也沒有,只是自顧自的玩賞

著手上的那杯紅酒。

但那人完全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反而坐到少年的對面。

「你應該就是赤木夏祉吧?」那人撥了撥肩上那全白的頭髮。「你看起來

跟上一代很像。」

少年仍舊沒有說話,倒是抬起頭看看眼前這個人。一頭白髮,水汪汪的

藍色眼睛,看來正值荳蔻年華,渾身散發著一種神秘感和高貴氣質。

少女並沒有指責他的無理,反而自在的談了起來。「我是白靈岫,十三

歲,應該比你小一歲吧?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啦,未來的赤木當家。」

說完,她落落大方拿起她的酒杯碰撞少年的酒杯,看來幾乎沒有一般

貴族的驕傲及虛偽。

''別相信白靈家的人,就算他們看起來臣服於你,也可能在你沒有防備

時桶你一刀''那平板無奇的聲音從他腦中浮現。

「請多指教。」少年露出迷人的笑容說。「白靈岫。」

''管他的,赤木家怎麼樣都不甘我的事''

「對了,你會喝酒嗎?」岫瞪著少年杯子裡的紅酒問,「我的只是普通的

葡萄汁,但你的好像是真的酒吧?」

少年輕笑一聲「你覺得像我們這樣的人,還有所謂的十八禁這種東西嗎?」

隨後,酌了一小口紅酒。

見狀,岫不禁愣住,白皙的臉頰頓時多了點紅暈,連說話都變得有些期期

艾艾,失去了原本的沉穩:「十......十八禁?你......你是指甚麼?」

「哈哈哈。」少年突然笑了起來。「妳還真是可愛......我猜你們家的

人應該都說你太老實,太天真了。」

岫完全不知該說甚麼,只是完全愣住。

''真......不愧是赤木,應該這麼說嗎?還是因為他比我還要年長?''

「抱歉,妳別在意我的話。」少年站起身,倒掉手中僅剩的紅酒。「我雖

然是會喝,但也沒辦法喝太多。」

「呵」這次是岫笑了。「阿,叛逆期,我應該這麼說嗎?」她也站起身,望

著少年。

微風拂過她白色的秀髮,晶瑩剔透的藍色眼眸,看來毫無包裝,未經世事,

十分的坦蕩,十分的真誠。

少年瞪著她,四目相交,面無表情,只是看著她,一動也不動的,好像正思

索著甚麼。僵持了一下子。

「呵」

又是一聲輕笑。少年無多說甚麼,拂袖而去。


「希望妳永遠都能保持這份純真。」


少年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不知為何,岫看著他的背影,帶著微微的寂寞。

''果然還是太天真了嗎?''少女露出一個失落的笑靨。

''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又或者是你,都是這樣,難道我永遠都只能望

著你們的背影嗎?''


一聲唏噓,少女拿起手中的葡萄汁,舔了一小口,一個詭笑,貪婪地將所

有輒盡,嬌弱的身軀裡,藏著另一個靈魂,另一個放蕩不羈的靈魂......

但,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請見之後的番外)

...............................................................................


那年夏季,我見到了我那未曾謀面的弟妹......

颯是個很可愛的弟弟,活潑又聰明,而且他長得......很像爸爸,也很像我。

「夏祉哥~陪我玩好不好?名為颯的小男孩開心地朝少年跑了過來。

少年溫柔的撫摸男孩的頭,這才發現有個女孩正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

那女孩不發一語,十分的幽靜,略嫌消瘦的身軀,一頭烏髮及腰,遺傳到母親

的外貌。

「妳是瑾吧?要不要一起玩呢?少年開口邀到,朝女孩伸出手。

女孩仍舊不苟言笑,只是緩緩地朝少年靠近,直到走到約一公尺處,她才開口

,聲音十分的纖細。「哥哥,你能不能教我如何變強?我想要......變得更強。」

''我不想再如此脆弱了''

話才剛說完,女孩突然向前一癱,昏厥了,猶如蒲柳之姿。

「瑾!」

「瑾姊!」



--

後來我才知道

瑾在過去的這十幾年來

有一大半的日子是在床上度過的


就連年紀最輕的颯,也要定時服藥。




少年獨坐在沙發上,不發一語,撐著頭,似乎正想著甚麼。

''怎麼會這樣?赤木家是七大世族之首?到底是哪個笨蛋說的鬼話?我還以為這

個詛咒只將會由我來承擔,可竟然也影響到颯和瑾!''他用力的垂著沙發。


「哥,」颯從一旁走了過來。「想不到,瑾這一躺就躺了三年。」

陽光照入了屋內,令颯不禁用手著著臉。三年已過,那張精緻的面頰已不再

有純真的笑,倒是多了點成熟的憂愁。

「是阿......我也不曉得會這麼嚴重。」夏祉抬起頭說。「你還好吧?有準時

服藥嗎?」

聞言,颯從口袋掏出了一包藥說:「......是你還沒吃吧!現在馬上給我吃下去!」

「甚麼阿,你這話好像是要逼我吃毒藥一樣,對你哥哥講話就不能更溫柔

點嗎?」夏祉一邊抱怨,一邊把藥倒入嘴裡。

「......」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坐到夏祉旁邊。

「說起來,你也要讀國中了啊!」夏祉突然說。「你應該會讀 CDH(Century 

Devil Hunter)國中部吧?我呢是不太喜歡另一所貴族學校。他們的師資,設備

都不亞於那所的,所以阿,如果要選擇還是選CDH吧! 」

「老哥。」颯突然一臉正色地打斷夏祉的話。「倒是你到底甚麼時候才會回到

學校?」

夏祉卻像是完全沒有預料到他會說這句話一樣愣住,有些詫異地望著颯,手上

的茶杯和桌子敲出了聲響。

你已經一年沒有去學校了。」颯一臉像是在算帳一樣,有些咄咄逼人地說:

「你已經在自己的人生缺席很久了!瑾姊不需要你這樣,不需要你一直在她身

邊,如果她醒來也絕對不希望看到你這樣自暴自棄!」

夏祉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了一下才說:「現在到底誰是哥哥啊?我......」

突然間,門被打開了,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熟悉的黑色長髮,熟悉的蒼白,熟悉的香氣,輪椅緩緩地移到他們面前......


「瑾!!」兩人同時大喊。



天資聰穎的颯,猶如蒲柳之姿的瑾......

一切的一切,就從那一刻開始有了轉變

我的世界開始翻轉,就像是找到了人生目標一樣

我的世界開始變得充滿色彩


呵呵,我的叛逆期......

 好像   過了 


熟悉的腳步聲在學院中迴盪,風流倜儻的他,引起風波的他,消失三年的他

再次出現在學院裡


Century Devil Hunter College. 學生會長 赤木夏祉 高票當選


副會長       夜神凜      開始了他未來被上司調戲的悲慘人生

風紀委員長   青葉麻樹     同上

赤木颯/赤木瑾           得到了一個有時不怎麼可靠還是個弟妹控的哥哥



7jDX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