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圖片來源: https://pixabay.com/images/id-2666433/
 

這是我突如其來想打的小記事,統整了這些年來的想法......


    記得我小的時候,我一直感覺自己像個野孩子,到處蹦蹦跳跳的,很活潑,活潑的很不像現在的我,但很像一般的小孩子。我可以在和我哥哥玩到腳燙傷之後,包紮完就在客廳裡拿著一根棍子當成馬,一直要其他人陪我玩。但那時候應該是沒有人過來陪我玩啦,印象中沒有,小的時候還沒有特別感覺到家裡異於常人的氛圍,不知是刻意忽略還是當時過於懵懂而無法體察,甚至是我可能是為了要讓低靡的氣氛活絡,我好像真的常常這麼做而扮醜哈哈哈,因為我不善常悲傷的情境,但似乎會有些人看不懂或者不喜歡我嘻皮笑臉的,所以我後來有嘗試收斂,不斷測試尋找到一個臨界值。

   我一直很像個野孩子,搞不好我那時候的表現會讓人分不出男女。但,我在成長過程中似乎受到了滿多負面的反饋。開始會有人要我要有女孩子的樣子,要端莊賢淑,要維護自己的形象外表,我對自己的外表也開始沒有自信,我很擔心別人的評價,也確實收到過不好的評價,最後由於我自己的信心不足,即使是中性的評價甚至只是那個話題,都會引起我的自卑感。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自己打理自己,但做的很差勁,畢竟當時的我還沒有"身為一個女性"的意識,腦中只有遊戲、電視和電腦。有時候那份自卑也會使我打理自己的意願降低,我會變得不願意去嘗試新的打扮,駝背也是很早就跟著我了。我會擔心自己不像一個女生,尤其在被男生說我很像一個男生以後(我在早期都是留男生短髮),我就極力爭取要留長頭髮(家人認為我還無法自己整理好長頭髮)。又過了一陣子,我發覺只不過是長頭髮仍是不夠,我長的真的不好看,甚至也覺得在追求漂亮的自己看起來特別彆腳,於是我開始刻意裝出我不在意外表的樣子,甚至到後來初經的到來讓我分常痛苦,我抗拒著要成為一個女人,我不想正式被放入這個兩性的框架裡面,我覺得很害怕,好像脫離以前那種不男不女(尚未性成熟),又會有更多的限制,要我不可以做那些一個女生不可以做的事情,而所有和異性之間的關係好像也在一夜之間改變(原本就沒有甚麼異性朋友)。

    我到現在還沒有對於我成為一個女人這件事感到慶幸的,我覺得成為一個女人似乎限制變的很多,危險也變的很多,周圍的人總在提醒我們,女人是一個脆弱的生物,很容易受到傷害,也很容易成為他人的獵物,要我們好好保護自己不要隨便跟別人走,性成熟以後得到的難道只是更多的目光?這些目光包含著評論,包含著潛在的危險,我們這種獵物似乎只是在成熟以後變得更加秀色可餐,或者說會被放上天秤上被眾人打分數。當然男性也同樣會被評價外表,只是相對而言比較不那麼嚴重。

    過去約莫幼稚園的時候,我很喜歡粉紅色,喜歡漂亮的圖案,我喜歡迪士尼公主,但其實我並沒有看過多少那種公主電影,我喜歡他們單純只是因為他們很漂亮,和那些王子公主的幸福生活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光是喜歡公主這件事就可以被男生們笑話了,他們總會覺得女生嚮往著那種公主王子的幸福生活(有人是,但剛好不是我),覺得喜歡那種東西的人很莫名其妙。男女的衝突在小時候的興趣上就已經產生了,因為家有兄長的關係,我受到男性興趣的影響甚深,被影響到我也會對於自己喜歡那些少女的東西感到羞愧,轉而看了許多少年感的東西,我跟著那莫名其妙的潮流在走,女生們主流似乎也開始帥氣化,現在想想真是挺好笑的。

    我真的無法理解尊重他人喜歡的東西那麼困難嗎?即使有些是主流,有些人喜歡的是次文化,是冷門的,那又如何,所謂主流非主流還不是隨著時代在改變的,好啦,反正這些對我應該沒有甚麼太大的影響,我的朋友一直都不多。。所以我才能長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曾經有段時期,超愛穿洋裝那類的東西,就是在我幼稚園的時候,我記得那時候我總是再去上學以前讓我奶奶給我換上漂亮的洋裝(明明有制服的);但我也有段時期,極力厭惡穿裙子,我套驗裙子帶給我的束縛,可能是不能好好的玩遊樂設施、不能好好的打球,就是不能好好的去做那些運動,還要常常擔心他飛起來,各種麻煩事,為何只有女生要承受?尤其穿裙子的時候還會更加被要求儀態的保持,所有的一切都讓我非常的不爽,因此我也把不穿裙子視為是一種對於兩性的反抗。現在我好轉了很多,好好的調適了心態,我會想穿裙子,我是因為想要有造型,不是誰要求我的,我要不要穿裙子可以自己決定,不是因為我要像個女生。

伊蒙˙波娃: "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養成的"<第二性>

 

arrow
arrow

    兔子<白薯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