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ring-XQ4woBQd7Yw-unsplash變形記.jpg

Photo by Alexander Ring on Unsplash

變形記

作者: 卡夫卡

"大家直到現在才發現了這一點,原因就是他再也不必利用纖細的腿腳支撐住自己的身體,同時再也不會做出甚麼舉動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了。"

簡介:

格里高爾是家庭的經濟支柱,然而卻在一個早晨,他變成了一隻蟲(看內容好像是糞金龜),讓家裡的經濟瞬間陷入困境,家人對他的態度從驚訝、包容、悉心照料,一直到恨不得格里高爾能夠離家出走,最後格里高爾也因為缺乏營養餓死,他的家人則迎向另一個明朗的未來。

內容分段細說:

  • 變身(家庭瞬間陷入經濟困境)

格里高爾在一間商業公司任職,為了家裡的經濟他一直很努力的工作。一天醒來竟然變成一只蟲,他發現自己身體的不對勁,馬上擔心自己的工作怎麼辦,家計要怎麼辦,正當他因為這個陌生的身體而起不了身的時候,公司的人派人來到他們家詢問狀況,可難過的是,格里高爾聽得懂他人的話語,卻無法發出任何一個人類的聲音,他那昆蟲的手也無法好好地打開門鎖。眾人見到了這副光景,想當然耳一開始都不可置信,但這卻是事實,並且他失去了工作。

  • 家人悉心照護(妹妹的貼心,與母親的不捨)

格里高爾一度被父親攆出家門,所幸妹妹相信他,並且照應他回到他的房間裡,每天為他帶食物。妹妹是唯一一個會去房間探望他的人,因為母親會害怕格里高爾現在的模樣,而父親更是管都不想管。在書中甚至可以看出妹妹把這個當成是自己的一個特權: 母親去幫忙打掃格里高爾的房間,卻讓妹妹覺得自己的領域被侵犯。

  • 疏離

因為失去格里高爾的薪水支撐,他們三人都分別找了工作,母親縫製內衣賣,妹妹去當銷售員,父親去銀行上班。這些工作都十分累人,他們每天努力工作,已經沒有甚麼多餘的心力了。妹妹在多方壓力下(工作、照顧格里高爾、學習語言),開始不會去照看格里高爾。而這個工作就落到了打掃阿姨的身上,她不僅不怕格里高爾,更還會和格里高爾打招呼,但此時格里高爾的食慾已經開始下降了。

  • 轉折,妹妹的小提琴,與誤解

妹妹被大家慫恿出來表演小提琴給大家聽,但眾房客因為覺得表演不如期望,因此沒有專注在她的表演上,格里高爾見到妹妹的小提琴演奏沒有受到尊重,感到不捨與憤怒,於是憤而走出房門,心想著要給妹妹一個支持,甚至一個來自哥哥愛的吻,想不到此舉引來房客的注意,甚至讓房客揚言要搬離。這個清況對於現在的經濟狀況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這時過去最照顧最體諒他的妹妹,竟對著大夥大聲宣布,同時還用力敲打桌子引起關注:

  "不能再放任情況繼續惡化下去了......我已經將整件事情看透了"

  "我不想用哥哥的名字來稱呼這隻詭異的蟲子了!"

  "為了照顧他,我們已經傾盡全力,做出極大的忍耐與吸收。"

  "現在,我們必須要讓他遠離這個家"

  "現在痛苦的根源在於我們始終相信他就是格里高爾。"

  "他根本不可能是格里高爾。假若他是的話,他便會主動離家出走了。

後來他們就把格里高爾關入原來的房間裡面。

  • 格里高爾死亡,一家人的生活回復光明

幾日之後,打掃阿姨打開房門,才發現格里高爾死亡了。死因是因為缺乏營養。

   "大家直到現在才發現了這一點,原因就是他再也不必利用纖細的腿腳支撐住自己的身體,同時再也不會做出甚麼舉動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了。"

後來他們搬離了這裡,展開新生活。

   "他們才發覺情況並沒有自己想像中差勁,他們一家三口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

 

image

圖片來源:https://www.splitshire.com/red-flower/

探討與心得

雖然這個故事有些超出常理,但還是會忍不住去想,要是今日碰到這件事的人是我,作為變形的當事者或是旁人,我的反應會是如何呢?我應該對於這個情況感到悲哀嗎?

變形之後,應對方式(外在變形,思考方式的變形): 變形的時候,先是外在,後來即使格里高爾努力地去維持身為人類應該有的思維,卻也可以看到他在生理上的拉扯,譬如他喜歡吃腐爛的東西,他想要有空曠的空間卻覺得這些富含歷史的家具就這麼清空很可惜。格里高爾在變形之後內心一直掛念著家庭,如何工作?這個家的經濟又該如何?妹妹的才華又該如何?在這個故事中,他幾乎可以說是最有人性的角色。同時這樣的變形也引起他人的改變,從家人對他的依賴到家人對他的厭煩,甚至最後家人都紛紛自我催眠: 這個蟲子才不是我的家人。

何謂存在?若沒有外在價值之後,我們是甚麼東西?
我們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有一個社會角色,
格里高爾原來在這個家庭裡扮演的就是一個經濟支柱,在家裡扮演乖兒子、好哥哥,但在變形之後,他沒有了這些功能,他難道就不是一個乖兒子、好哥哥了嗎? 即使擁有著靈魂,卻無法對他人造成相同的作用,我們可以稱他為原本的名字嗎? 物品的價值是來自於功用,那麼人呢? 我們的價值,存在的意義又來自於哪裡?

面對變形:
我們在人生當中,可能或多或少會經歷類似變形的經驗,如: 受傷了,無法上場打球;得了某種病,讓你無法再做某件事。當我們面對這樣的情形時我們又該如何去面對呢? 當下肯定仍然難以接受,但這時我們勢必得面臨抉擇,要繼續堅持原來的路,還是要另闢蹊徑,轉換方向並不代表失敗,但卻是對於現實的一種妥協。格里高爾面對這個變形很顯然的是堅持原來的路,他保留了他身為人類的思考方式,並且並未有要改變現狀的意思,倘若這時他選擇接受自己的樣貌,這一切是否就能免於這樣眾叛親離的悲劇呢? 但我知道這當然都建立在,他們都相信這樣的情況有一天會恢復原狀之上。

arrow
arrow

    兔子<白薯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