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現實 理想,提起筆,只是為了能用滿滿的文字搭造兩者的橋梁。

 gWchVzv45.png

 

 

第一篇短篇小說

此篇主人翁是 惡魔之語Devil‘s Vioce 的禊霜

配角是 沫瓔(雨純)

接下來的不一定會使用我的小說人物

也不一定會和正文相關

就盡量以"另一個作品"的眼光看待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一切的一切

在心中蕩漾

 

一切的一切

在世間藏匿

 

不說出口

就沒有人知曉

不吐真言

就沒有人理解

 

不訴/不速   (霜的獨白)

 

寂寥的夜晚

靜謐的夜色

我站在陰暗的小巷子裡

一個男人倒在我面前,血流如注。

「你這個......惡、惡魔!」他用盡力氣大聲地斥喝著,嘴裡的鮮血因此而噴濺

了出來。

惡魔?是在說誰?是我嗎?

我無神地望著他。

 

突然間我的思緒被拉到記憶中

那一夜

很不平靜

就在一聲巨響之中

父母,我的家人

在我面前

被殺害了

"你這個惡魔!!!"我大聲朝那黑影叫嚷著,淚水頓時流了下來。

聽見我的聲音,黑影朝我靠近......

恐懼啃食著我,一股寒顫從背脊蔓延至全身。

 

「你殺了那麼多人,會得到報應的!」

我這才回過神來,我的手裡握著一把匕首,上頭還沾著鮮血,頓時理解發生了

甚麼事。

「報應?」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就像發狂似的。

他不解地看著我,同時參雜著恐懼,那眼神簡直,簡直就像在看待一個怪物。

一個惡魔!

「如果說真有報應這回事,那為甚麼他們就不必承受!?」

「為甚麼他們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我幾乎是用吼著說出這句話。

「神明是腦子壞了不成!!!」我大叫著,一滴豆大的淚落了下來。

男人的氣斷了。我看見巷子裏頭還躺著好幾具。

「血腥味好重。」不知對著誰說,我拿出一方手帕,擦拭著匕首。

我知道那血腥味不是來自他們,而是來自我自己。

 

罪孽在我手裡,人命在我刀口,詛咒在我身體裡。

或許,早深植靈魂。

 

我不需要別人

也不能奢求

因為我是

罪惡

 

不要依賴他人

不要和任何人有所接觸

還有孤獨伴著我

我和它會是一輩子至交

我很清楚,應該說

我自以為很清楚。

 

 

差不多是極限了。

透支的體力。

遍體鱗傷的身軀

重力壓在我身上

喘不過去

吶喊滿溢至喉嚨

沒有呼喊,沒有求救,也沒有哭泣

我以為自己能做到

太自負的我

能壓垮我的就只差一根稻草了吧?

痛苦,呻吟

我感覺視線有些模糊

又在矇矓之中,看見了一道久違的光芒

在黑暗中太久的我

感到有些刺眼

一隻手朝我深了過來

 

『霜,沒事吧?』溫柔的話語穿透了我的身體。

 

我望著她,由下仰望著她。

所有的情緒瞬間如洩洪般爆出。

「怎麼可能......沒事?」淚頓時不聽使喚地落了下來。

肚腸在攪動,心臟惶恐的跳動著。

我害怕我變得赤裸

內心被攤在陽光下

沒有距離的感覺令人不舒服

胸口一緊

快速轉過身

抿嘴

 

不想讓任何人看見我的脆弱。

 

 

我感覺她從背後抱著我,她的溫暖緩和了我的僵硬。

 

「不要緊,等你想講的時候再跟我說吧。」

 

 

 

6POHS.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玉米罐☆
  • 短短的,卻寫得很有氣氛,讚!
    有點像散文的感覺//
  • 謝謝>///<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畢竟是一個人的獨白

    兔子 於 2016/07/26 08:1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