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e61445.png

   

 

 

掏開手中看來有些畸形的三角錐,熱氣蓬勃的從內部冒出,壓塑成形的糯米似乎比印象中的

格外白皙,而粽葉香依然挑動著我的味蕾。輕輕地在上頭留下缺角,細細咀嚼,卻老覺得少了

甚麼......

    記得每年端午,奶奶總是會到外頭撿幾根柴火,升起那年老的爐火。她會騎上電動腳踏車到

市場採購、備料,熟稔地將粽葉彎折成圓錐狀,豪邁而果決地將糯米、內餡填入,最後再專業

地在粽子上打上活結。但就在最近這幾年,在我印象中身體硬朗可比"佐賀的超級阿嬤"的她,

身體似乎越來越差,或許洗腎也是個重大原因。不知從何時開始,她不能下田工作,不能騎摩

托車,不能再一個人騎著電動腳踏車到市場,不能負荷稍長距離的走動,走路需要柺杖攙扶,

開始需要到大醫院定期檢查?

   今年的肉粽裡,吃不到奶奶經年累月的辛酸,吃不到雄厚的味覺驚豔,吃不到聽來煩躁的寒

暄;只有那略過於清淡的米粒,只有那笨拙的死結,只有那青澀的大小不一。

   「你們去早市喔?」原本,她還有些幹勁的想親自包粽子。

   瞧她一如往常的笑顏,是我的錯覺嗎?為何聽在我耳哩,這樣簡單的話語感覺充滿了酸澀,

充滿了歲月的憔悴?

  我拿了一顆蒸好的粽子給她,也同時給自己嘗了一顆。曹操吃雞肋,食之無味。皺眉,第一

口的感覺實在意料之外,再咬,似乎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健康嘛!"我如此想著。

  坐在我身後的妳,平時明明吃重鹹的,吃在妳嘴不是理應更加無色無味?可為何這一次妳甚

麼也沒說?因為是爸媽手忙腳亂包出來的(光看成品就能夠想像)?還是因為對自己的力不從心

感到無力?

  為何我竟如此感傷?不就是這點......小.事?

  我打了打我那多愁善感的內心,要它安分點。

 

5026f895jw1dwotbv46uh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