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648721YUZURIHA-INORI-desktopsky-47101.jpg!900  

這大概會是我這一年最後一次發文了,如果還有機會打文章的話,大

概也會等好幾個禮拜,好幾個月才發文。

因為我要晉升三年級了! 祝我明年旗開得勝吧!

各位,有緣再相逢了(......說得像甚麼一樣

風的呢喃 章之三-- 速之客

 

「這也太......」

站在廢墟中,倒塌的房屋,碎落的屋瓦,遍地朱紅的血液,整個村落

就像是被無情血洗過一般,實在難以想像當時的情況是如何的驚心動

魄。

「矇矓海妖真如此暴戾?」

「為甚麼會這樣呢......伊莉絲......」艾克利斯喃喃:「看來得好

好了解一下了。」他默默的告訴自己。

他立即轉過身,對他們說:「那個......我先走一步了,你們先在這

裡休息。」艾克利斯不等他們回應,便逕自使用了飛行術,快速的朝

天空飛去,一溜煙的便消失在天際。

「好快......」眾人不禁感嘆,他施術的過程幾乎不到兩秒鐘。

 

「這個臭小子......」莉迪雅咬牙切齒的說。「每次都這樣亂來......

說完,莉迪雅隨即轉過身,訕訕的說:「算了!我們就明天再走吧!說

不定到時候他就處理好了。

「天色是暗了一點......但我們難道要在『這裡』過夜嗎?」安緹問。

聞言,大家紛紛看了看周圍,碎裂的屋瓦,刺鼻的氣味,最重要的是

,還有許多血跡、殘骸,整個就十分的令人毛骨悚然。

「這你們老早都蕾習慣的。」莉迪雅露出邪惡的表情說。

「不過......這粒不太安全吧?怨靈那麼多......」芙蘿望著不遠處在

村莊上方,飄渺的詭異白色氣體。

「這也是我們的職責啊!」莉迪雅說:「雖然我們不是牧師,但基本的

悼詞也要會。

接著她又糾正道:「還有,這種白色的不是怨靈,只是徘徊在人間

 的普通靈魂罷了,怨靈可更加五彩繽紛呢!」

 「五彩繽紛……這詞真微妙……」迦爾拉淡淡地說。

 「悼詞我們都學過基本款,應該可以。」西蒙說。

 「那就來吧。」

 

 

 

五個人為成一個圓圈,雙手合十……

 

『迷途於世的羔羊阿……』

 

眾人有條不紊的齊聲念著悼詞,地面頓時出現了一道道光芒,射入

 蒼穹,幽靈們便一個個循著光芒,猶如炊煙般,飄上天,然後埋沒

 在雲霧中。

 就在悼詞結束的同時,「答」一滴透明無色的液體墜落地面。

 「怎麼了?」迦爾拉錯愕地看著一旁淚流滿面的芙蘿。

 芙蘿這才驚覺自己失態,慌張地擦拭眼淚。

 「妳的右眼怎麼了嗎?」莉迪雅終於問出一直以來的疑問,心中頓

 時覺得暢快多了。「妳好像都一直閉著?」

 「我……」芙蘿為難地看著莉迪雅。

 見狀,莉迪雅聳聳肩「算了,不肯說也沒關係。」

 「你們先休息,我去摘點果子。」說完,西蒙朝著不遠處了森林走去。

 「那個……我也去幫忙!」芙蘿慌張地跟上西蒙的腳步。

 沉默了片刻,莉迪雅狐疑地問:「……她是在躲我嗎?還是說有另一個更

 深沉的理由?」

 聞言,安緹「噗哧」的笑了出來。

 「甚麼更深沉的理由?」迦爾拉不解地問:「或許她只是想幫忙?」

 莉迪雅拍了拍安緹的肩膀,露出一副「我懂你的感受」的表情說:「跟他

 相處一定很辛苦對吧?」然後訕訕的走到一旁。

 突然,一隻冰涼的手扶過了安緹的臉頰。

 「妳頭髮上有東西。」迦爾拉淡定的說,然後有些笨拙的取下一片枯葉。

 安緹愣了一下才說:「……謝謝。」

 

 

 

 『你們真要去打朦朧海王?』一隻小巧的綠精靈不知從哪冒出來,湊到莉

 迪雅耳邊說。

 莉迪雅瞥了他一眼。「你果然在偷聽我們講話。」

 『誰想偷聽你們講話。』綠精靈不屑的說。

 莉迪雅這才回答祂的話:「我們的確是要這麼做,而且……我還要去揍那個

 大白癡一頓,把他跟敵人綁在一起打。」

 『你是說剛剛那個穿著白色衣服的那個男孩嗎?』

 聞言,莉迪雅先是皺眉說:「男孩?你好歹也要稱他為少年吧,不過實際上

 他也是青年了。」然後不以為意又說:「不過對你這種幾百歲的人來講,

 他的確只是個小男孩。」

 綠精靈沒有理會她講的話,倒是突然說:『妳打不過他的。』

 莉迪雅聽了,不禁先愣了一下,才似笑非笑的說:「這我當然知道,我……

 原本就比他還要弱,比周圍的人都還要窩囊…..」說著說著,她也不自覺

 地低下了頭。

 綠精靈也沒有再想說甚麼了,出口安慰這種事,對祂們來說是多餘的,是

 不可能的事,畢竟祂們可是擁有眾所皆知的高傲。

 『他是叫做艾克利斯嗎?我想要他當我的契約者。』綠精靈突然說。

 這時,莉迪雅才抬起頭,瞪著祂說:「祂已經有三個契約者了。」

 『那又怎樣?至少還沒有草屬性的吧。』

 聽了,莉迪雅不禁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樣高傲的精靈竟然……會願意孩其他精靈共享一個契約者?到底是為甚麼?

 因為是艾克利斯嗎?因為他是天才嗎?因為他是……擁有天賦的人?

 『妳在想甚麼?我當然會把其他的契約者打跑。』 

「那妳就試試看吧。」莉迪雅有些輕視的說。「他很強,他的契約者也不例外。」

 綠精靈對她的話不以為然,而且突然回歸到原本的話題。「他的確是很強,

以他才一、二十年的經驗確實是成就非凡,但是妳覺得他敵的過像我們這種

在這世界打混幾百年的人嗎?」

 莉迪雅先是一驚,然後佯裝出一副很有自信的表情說:「這不用祢操心。」

 『你們還太年輕了。』綠精靈平靜的說,不帶一點睥睨之意,只是在陳述

 事實。『你們接觸過的不過就是這世界的一小部分,你們根本無法想像這世

 界到底有多大。』

 莉迪雅沒有答腔,完全愣怔住,她感到渾身顫抖,一動也不動的聽著祂說

出他們不敢承認的事實。

 綠精靈又繼續說:『你們真以為你們敵的過朦朧海王嗎?她的歲數不是你們合

 起來的幾十年所可以比擬的。』

 莉迪雅當然知道,她早就知道了,這件事對他們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甚至花上一輩子,也無法達到的境界,但是由於一直以來的過關斬將,對於

克利斯的信任也逐漸倍增,導致她對於事實的批判能力也減退,幾乎認為

只要有艾克利斯,任何事都能迎刃而解。

 

『他會死的。』

 

莉迪雅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綠精靈,她無法相信,她在宣告著那一個

,無所不能,人人稱羨的天才,即將死亡的消息。

 

『艾克利斯會死。』綠精靈看似惋惜的說:『雖然很可惜,不過他這樣隻身前

 去,無疑是自找死路,不要說海王了,他根本連她手下的一根寒毛都碰不著

 ……』

 「不可能!」莉迪雅大叫。然後問:「你不是想找他當契約者嗎?」

 『是沒錯,但我看我們大概是無緣了。』

 「祢這人真是太奇怪了!一下子說要找他當契約者,一下子又說他會死,祢

 到底是怎樣?」

 聞言,綠精靈輕盈地往上飄,輕笑一聲說:『我又不是人。我是精靈阿,一

 個死去已久的靈體,我愛說甚麼就說甚麼,反正有人會在意我們的話嗎?』

 這句猶如自嘲式的話語又讓莉迪雅感到意外,這時,綠精靈也沒有再理會

 莉迪雅了,轉身一飄,便無聲無息地消失在空氣中。

 

 

 

 『莉迪雅˙布蕾塔……我記住妳了。』

 

 

 

 

 這時,天色已暗了下來……

 

「這些夠了吧?」西蒙壯碩的身影從不遠處走了過來,身後背著一大袋的

 麻布袋,而芙蘿嬌小的身影則在西蒙身旁操弄著光,為他指引著路。

 西蒙不疾不徐地將那一大袋麻布放下,幾個黑鴉鴉的果實這才從袋子掉了

 出來。

 

「哦,七彩果!竟然這麼多!」莉迪雅訝異地走近一看,整袋的大麻布裡,

 裝的全是這樣的黑果實。

''那是不可能的對吧......''

 「那是甚麼玩意兒!?」安緹露出嫌惡的表情問,那七彩果一點也不七彩,

 根本全部都是黑的,安緹原本也想針對這點吐槽,但是這時她的厭惡之情

 非常的強烈。

''那樣的他......''

 

「妳不知道嗎?這叫七彩果,多產在西費洛大陸,生的有各式各樣的顏色,

 但若是熟透的,就全部都是黑色,吃起來酸酸甜甜的,要煮熟再吃也別有

 一番風味。」迦爾拉一邊翻弄的果實,一邊熱心的介紹。

''怎麼可能會......''

 

「疑?那煮了不是會爆炸嗎?」西蒙問。

 此話一出,每個人都是一驚。

 「全熟的不會吧!會爆炸的是紅果。」迦爾拉說。「而且紅果不用煮也會爆

 ,它就像地雷一樣,隨便碰一下都會炸。」

 聞言,安緹更是不寒而慄。

 

「……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全部都檢查一下好了。」

 

突然間,莉迪雅走到他們面前,如發號施令般,大聲說著:「快速補充

一下體力,等一下馬上出發,連夜趕路到那裡! 

 

 

 

與此同時,艾克利斯輕盈的從天空降落。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大片的海,上

 頭蒙著一層白霧,黛藍近黑的海水,令人看不清水下的世界,整個相當的

 有神祕感。

 “啪”艾克利斯輕輕地踏上水面,緩慢地走至內陸海的中心。

 他掏出懷中的不知名的草,塞進嘴裡,絞碎,吞嚥。

 「溟淩!」艾克利斯一聲呼喚,那名為溟淩的水精靈便現身,小巧玲瓏的藍

 色身影在艾克利斯身邊打轉,然後領著艾克利斯下水。

 「溟淩。」艾克利斯又命道。溟淩有如心電感應般,朝前方黑暗處游去。

 過了半晌,那藍色身影又游了回來,玩樂意味的在艾克利斯的衣服、髮間

 流竄。

 「別玩了!」一直到艾克利斯出聲制止,溟淩才乖乖地告訴他訊息,但不用

 嘴,用契約者之間的心靈相通對話。

 「果然在那裏阿……」艾克利斯像是明白了甚麼似的,施展了飛行術朝剛剛

 的方向游去。雖然有受到水的阻力,但仍是比多數的魚要快些。

 

 

 移動了一些距離後,突然間,一個不知名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你是誰?」,一個粗獷的聲音傳進他的耳畔,並且,那尖銳而冰涼的刀刃

也強勢的抵住他的脖子。

 

那人無聲無息地出現,逼得艾克利斯渾然一陣冷冽,動彈不得。

 

 

                           

                           下集待續

 

 

 

7270513_orig.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