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648721YUZURIHA-INORI-desktopsky-47101.jpg!900 

 

風的呢喃 章之二  乘風而起

 

月色朦朧,詭譎的迷霧籠罩整個海面,綿綿細雨從天空落下,那是

人魚悲痛所流的淚水,像是數萬根銀白色細線從天而降,替海矇上

一層細紗,使這片海域又更添加了神秘感。

低吼的叫聲,彷彿是在警告著人們,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海豚音般的

尖銳叫聲,像是在宣洩她深藏的痛苦,如此令人痛心,卻同時也令

人畏懼。

 

-----------------------------------------------------------------

 

「你們在做什麼啊?」莉迪雅對著不遠處的人群喊著。

語畢,一個咖啡色頭髮的少年從團體中探出頭來,然後露出燦爛

的笑容,朝他們走去。

「我們接了公告欄的一個一個任務,所以正在找適合的人選組隊前

往,地點是朦朧海。」說完他露出期待的表情問:「學長姐也要來嗎?

「我們也可以嗎?不會介意嗎?」莉迪雅笑著問。

「當然,大家不會介意的。」少年伸出雙手,其他三個團員站在

後方對著他們露出有些羞澀的笑容。

''什麼阿......這個場景......總覺得似曾相似......''

「這樣就又是六個人了呢!」莉迪雅笑著對艾克利斯說。

艾克利斯只是一愣,渾然一個暖流竄過心頭,卻同時帶來一股苦

澀,抿嘴,五味參雜的垂下頭。

 

「迦爾拉,這次任務內容是什麼?」莉迪雅詢問著剛剛那位咖啡

色髮絲的少年。

「據說是要我們去消滅朦朧海王。」安提用她成熟的語調說。

「恩,是阿。」這時,迦爾拉才從馬車外走進來。

「海龍王嗎?為甚麼?」莉迪雅有些訝異的問,畢竟海龍王也算

是妖界頂端,算是頭頭級的強大妖怪,而且基本上很見過世面

,不會去干涉人世,算是存在著某種程度的互利關係才使他們

如此的安分。

況且,以這種陣容而言,其實不太能與之抗衡,甚至是取下祂

的首級,根本都是自不量力,自找麻煩的行為。

「因為祂開始濫殺無辜,那附近的村落都遭到波及了。」西蒙

憤恨的說,彷彿他就是受害者似的。

「雖然有許多自告奮勇的勇者們前往討伐,但是卻都不幸身亡

。」芙蘿有些畏縮的說。

「朦朧海王,伊莉絲,身為如此一言九鼎的大人物竟也墮落到

這步田地了嗎?」艾克利斯喃喃自語。

「伊莉絲?祂是女的?」莉迪雅訝異的問。

「恩,祂是掌管朦朧海的女王,兩千歲的怪物。」艾克利斯說。

「聽學長你這樣講述......感覺好像是個很強的敵人?」迦爾拉

有些擔憂地問。

「你們不會是沒先了解內容就接了這個委託吧?」莉迪雅對於加

爾拉的無知,有些無言地問。

聞言,那四個人頓時相互對看了一眼,然後尷尬地笑了笑。

 

''也許我們可以毀約?''身為隊長的迦爾拉在心中想著,並期望

著他真的可以這麼做。

---------------------------------------------------------------

很快的,他們便到達了第一個小城市,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天。

他們找了一間旅社借宿。

 

昏昏沉沉,舟車勞頓的疲累使他們很快的進入夢鄉。

 

''多麼美麗的男人啊''

在這黑暗的深窟裡,我只覺渾身冰冷,海水充滿我的嘴,也無力

去管那是鹹的還是甜的,我只知道,我死期將至。

突然間,一隻纖細的手碰觸了我的臉頰,他的指甲輕輕拂過我的

臉,他的指尖溫柔的觸摸了我的頭髮。

''救......他......''那是我臨死前用盡全力說出的一句話,也

不管面前這個生物是敵是友。

意識模糊之中,我似乎聽見了回應。

''我會救你們,但做為報酬,我會奪走你一樣東西。''

無......所謂......

但我已無力喊出。

 

 

「艾克利斯!」

一個強烈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

秀麗的臉龐逐漸張開雙眼,是深邃的黑。

艾克利斯聽見呼叫,很快地便張開雙眼。

一張熟悉的臉龐變映入眼簾。

見他清醒了,莉迪雅才站起身安心地嘆了一口氣。

「快起來吧!到了出發時間了。」

他坐起身,這才瞥見其他人都站在門塊等著。

「對不起,我會儘快的。」艾克利斯著急地站起身,一把抓起

身旁的外衣快速套上。

 

上了馬車之後,莉迪雅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有甚麼好笑的嗎?」坐在一旁的艾克利斯撥了撥他有些雜亂的

黑髮,疑惑的問。

「你平常一向是最早起的,怎麼一出門就破功?難道你就這麼想

讓其他人一睹你優雅的睡姿?」

聞言,艾克利斯不禁有些尷尬地垂下頭,有些羞愧地說:「真的

很抱歉,擔誤了大家的時間,我睡眠習慣大概不太好吧?我有說

甚麼夢話嗎?」

這一句話才是讓全場鴉雀無聲的主因。

「......學長,其實,如果你那個稱做不好的話,那麼世上應該

也沒有人能稱作良好了。」迦爾拉第一個打破沉默。

芙蘿則是滿臉通紅:「您並沒說甚麼夢話,請放心。」說完,又

像是想起了甚麼畫面,害羞地低下頭,不敢對上艾克利斯的臉。

而莉迪雅只是嘟著嘴抱怨:「我只不過是稍微調侃你一下而已,

幹嘛那麼認真?

突然間,馬匹發出巨大的叫聲,馬車產生劇烈的搖晃。

 

「馬車大叔!」西蒙著急得衝出車門,其他人也見情況不對,也

跟著走出馬車。

然而在他們面前的,卻是兩個長相奇異的怪物,全身一片綠,頭

的兩側還有像是鰓的東西,但是形似人類。

他們正饒有興致的打量著那兩匹馬,彷彿像是發現獵物一般。

「救......命!」馬車大叔連滾帶爬的躲到西蒙身後。

「你們是誰!?」安緹伶俐的問,口氣聽不出一點畏懼。

但那兩個生物根本不理會安緹,反而開始大口大口地啃食起馬匹,

血液四濺,馬匹發出哀號,場面十分的駭人。

對於他們這個出乎意料的舉動,反應最快的是艾克利斯,他抽出

腰間的長劍,突刺!然後精準的各砍下他們一隻手臂,又是一個血

腥的畫面,兩個怪物過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才剛要反擊,就馬上

被砍過胸口,倒地而死。

直到這一刻,其他人才完全理解了剛剛發生的一切。

艾克利斯站在兩具屍體旁,瀟灑地甩了甩刀上的綠色液體,用一塊

布擦拭完,才收回劍鞘。

他從容地走向他們,並且沉靜地發表了看法:「那應該是魚人。」

其他人則是愣在原地。

「那應該是朦朧海王的手下吧?」莉迪雅第一個反應過來。

「也許吧。」

「那現在?」西蒙走到馬車旁,前方已沒有馬支撐著。

「這個地方不能用瞬移阿......」迦爾拉低頭沉思,才緩緩的說:

「飄移術?」

「讓我來吧。」莉迪雅自告奮勇,向前跨出一步,塵土飛揚,深

吸一口氣,手臂向外擴張,四周頓時吹起一陣強風,颳得其他菜

鳥們一個踉蹌。

 「站進來一點!」莉迪雅大喊著。

眾人朝莉迪雅靠近,隨即一股未知的力量把他們抬起,並向前飛去。

 「好快......」安緹看著下方的景象有些崇拜的說。

 「真不愧是學姊呀。」迦爾拉也說。「這應該是以範圍性施力,

而非目標性施力吧?」他分析道。

 「是阿。」莉迪雅簡短的回答道。

 話才剛說完,安緹舉起他的筆,尖端散發著綠色的光芒,然後在空

中揮灑,隨即一張富有西式風格的木椅便出現在半空中,然後落在''地上''。

「具現化!真不愧是安緹。」迦爾拉一點也不意外的說。

只見安緹不發一語的拿出一本書,安靜的坐下閱讀,頗有成熟之感。

「不過若要說到召喚術,芙蘿才是首選。」迦爾拉一邊說,一邊喚出風精靈。

「那你會什麼?」西蒙意外的擺起大哥的架子。(他是他們四人中年紀最長的)

「當然都會阿!不然要怎麼通過考試?」

「不是啦,我是說......」說到一半,西蒙才發現不對勁。他訝異的問:「全

部?你全部都通過考試了?」

「難道你不是......?」迦爾拉錯愕的問。

「老師不是說只要選三樣就好了?」

「.......是喔。」

「他跟某人好像喔,少根筋,卻又是魔法奇才。」莉迪雅在艾克利斯耳邊輕聲說。

聞言,芙蘿好奇的問:「請問你們在說誰阿?

她笑著的說:「就是你們眼前的這位學長阿。」

這話一落下,大家的目光全集中在艾克利斯身上。

「诶?」

少根筋?沒聽錯吧?

眼前的艾克利斯,確實要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魔法奇才也不為過,他可是第一代

中魔法實力最強的,但若要說到少根筋......

無論怎麼看,都是個文質彬彬的青年,要說是少根筋就實在很耐人尋味了。

「我以前確實是還蠻少根筋的啦......」艾克利斯有些靦腆地承認。

這話一落下,眾人都不禁開始想像著......

但對於他們而言,艾克利斯在他們心目中,一直都是個優秀的典範,無論在劍術

,法術,甚至外表,都十分出眾,根本無法想像他少根筋的樣貌。

果然我們所不知道的學長姐們還很多.......

 

          {下集待續}

fAr4nJ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