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終於,它來了,我真的很懷疑我自己的打字速度是否正常。不過第一章就讓我打了

那麼久,那以後怎麼辦?

 

 

魔之刃 壹-- 友

 

『當詛咒之夜來臨,黑色羽翼將會再次降臨,那便是不幸的開端,噩耗將會不斷傳出

,招來不幸的黑色羽翼,勢必會引起不小的恐慌吧?』

 

那是在陳舊的書中所提及的一段話,就在它的最後一頁,不過那與書中的內容毫無關聯

,也不像是作者的後記,那是對某事的聯想嗎?還是......某種預言?沒有人知道,也沒

有人在意過。

 

不過,就在某一夜,風雨交加,烏雲密布,所有的魔物都像發了狂似的,四處襲擊人類

的居所,十分的猖狂,許多人都因此而喪命,整個世界充滿著血腥味,染的一片紅,但

是,這也不過是個前奏曲罷了。

突然之間,天空開始斷斷續續地開始打雷,有如在怒吼一般,野狼開始齊聲嚎叫,彷彿

是在回應著天空,人們開始注視著天空,總覺得似乎有甚麼東西要來了。

「那天空之上,似乎有著甚麼強大的生物,神呀,請保佑我們!」

老智者顫抖著雙唇,不斷的祈禱著。

與魔物之間的戰鬥依然在進行著,有能力之人不斷地和它們戰鬥著,平時應該能更從容

些,但是不知為何,今日的它們更加的強大,也更加的兇暴,似乎也更加的......喜悅?

是因為鮮血而興奮,還是......等待著甚麼而迫不及待?

剎那之間,天空中有個黑影緩緩落下帶著冰冷與令人畏懼的氣息降臨,它輕輕地揮動它

那漆黑的羽翼,所有的魔物停止了動作,注視著那生物,眼神充滿了敬畏,就像是對

「王」一般的尊敬,人群也注視著那玩意兒,眼裡沒有別的,只有對未知的恐懼。

寂靜之中,那東西對著手中的「物品」低聲的呢喃了幾句,就像是對兒女的寒暄與叮嚀

似的,但是它卻毫無表情,半晌之後,它才緩緩地將手中的東西放置地面,然後經靜地

離開了人間,烏雲漸漸散去,原本滂沱的大雨也漸漸的停止,魔物們似乎也恢復理性,

就這樣漸漸地離開人類的居所,但,事情並未結束。

人們小心翼翼地靠近那被留下的「東西」,那是一對雙胞胎,他們的鮮紅色瞳孔在黑夜

中顯得閃閃發亮。

「這是......會招來厄運的東西,絕不能留!殺了他們!」老智者顫抖著雙唇,驚恐地望

著那兩個嬰兒,相對的,那兩個嬰兒也正睜大著雙眼注視著老智者,他們不哭也不鬧,

只是靜靜的看著,十分的冰冷。

一個年輕男子拿著一把刀,蹣跚地走向那一對雙胞胎,搖搖晃晃,臉上盡是恐懼。

『你想殺我嗎?人類。』一個聲音響起。

「甚......麼?」男子慌張地東張西望。

『如果你覺得你辦的到就試試看呀。』

男子看向那對雙胞胎,但是他們的嘴連動都沒有動,甚至一點表情也沒有。

『你在害怕。』

「啊--」男子滿身大汗,緊張之下便拿著刀朝雙胞胎刺去。

『愚蠢的人類呀。』嬰兒眨了一下眼,男子隨即倒地不起,潺潺的鮮血就這樣從他的嘴

巴、身體流出來。

人們開始瘋狂的逃難,那一天,世界各地紛紛傳出災情,最令人害怕的是,所有見過那兩

個孩子的人似乎都不在這個世上了。

 

 


 

在一片血跡之中,佇立著一名少女,她的精神恍惚,手緊握著拳頭,並且全身顫抖著,她

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甚至遺忘了剛剛她所做的一切。四周圍只有她一人,她渴望著有誰

來告訴她所有的一切,並強烈的希望事情並不是她所想的那樣殘酷。

須臾,女孩終於忍受不住了,她無法忍受這令人不快的血腥味,最令她驚訝的是,她的身

體似乎因為這種味道而感到興奮。

她一步一步地踏在血跡上,雖然極力避免,但是她偶爾還是會不小心的和一旁的「人」對

上眼。

那裏的一切實在太慘不忍賭了,令少女不寒而慄,突然間,她停了下來。

「不准動!」站在他前方的一前男人大叫,他的眼神充滿著驚恐。

女孩望著男子,以為終於得到救贖,但是......

「砰!」女孩隨即應聲倒地,她緩緩地抬起她那嬌小的頭,望著眼前正拿著槍指著自己的

男子。

--為甚麼......

隨後,那些人把女孩帶走,帶到一個十分黑暗的地方......

 

 

在鬧鐘的催促下,寒霜才緩緩地張開眼睛,她睡眼惺忪地換上制服、吃完早餐,並且走出

家門。

她就這樣一路走到學校,那是一間人人羨慕的學校,星夜學院,那是只有有才能的人才能

上的學校,為了對抗魔物,出現了許多像這樣的魔法學院,但由於擁有’’天賦’’的人並不多

,因此有許多學校都併校或者廢除,但是她所就讀的這一間學校,是一個廣受好評的優質

學院,不曾面臨過廢校或併校這樣的問題。

在吵雜的走廊上,突然有個男生引起了她的注意。 

「喂!你撞到人是不會道歉喔?」一個金髮少年像個混混似的叫住他後方的女生。

「對......對不起!」藍髮少女慌張地鞠躬道歉。

「妳以為道歉就沒事了嗎?」少年凶狠的抓住少女的手。

「適可而止吧!」寒霜向前制止,一把捉住少年的那隻手。

 少年甩開寒霜的手說:「妳別多管閒事!」

聞言,寒霜一把抓住他的手,將他整個人摔到地上,四周頓時一片譁然,四周的人似乎都

對寒霜的作法感到驚訝,就連被寒霜解救的這個女生也不例外。

「妳......」少年還未搞清狀況,只是蹣跚的站直身子。

「走吧。」寒霜冷靜地的說。

少女朝少年吐了吐舌頭,然後快步地跟上寒霜的腳步。

「妳是幾班的啊?」少女歪著頭問。

「B班。」寒霜簡短地說。

「真的?我也是!」少女向寒霜露出了一個笑容。

寒霜不自覺地停下腳步。

「怎麼了?」少女疑惑的望著寒霜。

「沒什麼......請......多指教。」寒霜低著頭說。 

聞言,少女笑著說:「恩,請多指教,我叫做雨純。」說著,她伸出了她纖細的手。

「我是......寒霜。」寒霜有些羞澀的說,然後她又委婉地說:「我沒有洗手,所以算了吧。」

「喔,恩......」


 

 

午餐時間,此時在星夜學院的食堂裡,擁有著滿溢的人潮。

「寒霜......」雨純不停的念著寒霜二字,然後說:「名字感覺不適合妳......」

「為甚麼?」寒霜嚴肅的問。

「沒有為甚麼啊!」雨純見寒霜一副認真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她鎮定的說:「只是直覺。」

「單憑如此......」寒霜靜靜地低下頭。

雨純對於寒霜的反應稍微有些遲疑,但是她很快地又恢復平常心。

「對了,其實我......」雨純神秘兮兮地說:「其實我看的見他人的心,不,應該說,我有類

似讀心術的能力!」

「......」聽著,寒霜不禁對眼前這位藍髮少女產生了戒心。

「對了,妳今天早上真強!竟然敢對他那麼做!」雨純興致勃勃地談起。「看到那個金髮的

狼狽的樣子真是太爽快了!」

一開始,寒霜還未想起她說的''他''是誰,但當她聽見’’金髮的’’三字,便立刻的聯想到今天早

上遇見的那個人。「會嗎?我只是看不慣他那種人罷了。」

 

「難道你不怕她對你怎樣?」

「他能對我怎樣?找我打架的話我倒是可以奉陪,只可惜他也抱不了仇,還是說他要賄賂校

長把我退學?他又不是甚麼大人物。」寒霜冷靜地說完一大串話,她發覺這似乎是他連續說

的話最多的一次,渾然覺得有些彆扭。

不過最令她感到疑惑的是,雨純面露的驚訝,她正以奇怪的表情瞪著寒霜看,彷彿是看到甚

麼珍奇異獸似的。

她小心翼翼的問:「你該不會......不知道那傢伙是甚麼來頭吧?」

寒霜對她的反應有些遲疑,但最後還是鎮定地問:「他是我應該認識的人嗎?」

「真的假的!?」雨純驚呼,全場的目光頓時聚焦在雨純身上,她望見其他人的目光,才尷

尬地發覺自己的音量太大了,並且立即閉上嘴巴。

見狀,寒霜只是故作冷靜地繼續吃著她的咖哩飯,並且對於那個’’金髮的’’的家世心裡有底了。

過了一會兒,全場才恢復原樣,每個人都繼續做著自己的事,雨純才小聲地繼續剛才的話題。

「妳真的不知道?」雨純輕聲地問。

寒霜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傢伙叫做青葉耀,是名門的少爺!」

寒霜依然保持著冷靜,而且是極其的冷若冰霜,她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是喔。」

雨純對她的反應相當的不以為然,她有些激動的說:「他是名門少爺!」

「是少爺就能夠欺侮弱小?」她仍然十分的冷靜,但是在冷靜底下似乎有著快要爆發的情感

。她低下頭,並且顫抖著全身:「明明有人......那麼不願意......傷害別人的......但是他卻以

傷害他人為樂?真是太可笑了。」

雨純張開她無形的’’瞳’’想要理解現在的寒霜。

『這也太複雜了吧?而且還上了那麼多的鎖......』專心一意讓她疲累,雨純不禁關閉了她的’’瞳’’。

隨後,寒霜起身,頭也不回地走出了食堂,拋下了雨純獨自離去。

雨純望著寒霜的背影,不禁流下了淚水。她喃喃:「為甚麼如此殘破不堪呢?妳的心......到

底受了多沉重的痛?」


 

 

寒霜獨自走在人群中,她無法平靜自己的心,那混亂、湧起一陣悲傷的心......

最後,她走到了頂樓,她靜靜地靠在圍牆上,吹著風,聽著風的呢喃,慢慢地讓風撫平她

的心。過了半晌,午休的鐘聲響起,她才緩緩地離開了頂樓,走向雜鬧不堪的人群。

突然間,她在人群中被絆倒了,她一個勁的往後摔,有隻手從人群中伸出來。

「還好嗎?」對方關心的問。寒霜沒有抓住他的手,自己站了起來。

但是,事情還沒完,後面的人受到蝴蝶效應,亂成一團,甚至還有人的東西往上飛了起來

(這甚麼情況?),眼前的少年,卻以優雅的姿勢全部接住,沒有任何的差錯,差一點,

寒霜以為那些飲料、餅乾會全部爆開,並且自己將會變得像個小丑一般。

見到如此美技,全場的人立即拍手叫好。

那個少年,閃耀著黑色眼眸的神祕,飄逸著銀白色髮絲的柔順,就像是月亮一般耀眼。

--真是漂亮的人......而且絕不是空有外表的泛泛之輩。

寒霜不禁在心裡暗自讚嘆著。

 

 

(下午,體育課) 

寒霜一直不知道如何改變那尷尬的氣氛,還好雨純主動提起,並且對寒霜提出了要求。

「你要請我吃蛋糕,而且是超大的蛋糕!」

寒霜理所當然笑著答應了。

 

「銀色頭髮的男生?」雨純一邊拉著筋說。

「恩,你知道他?」寒霜問。

「恩,大概是一年A般的,傳言中的美少年。」說完,雨純眼睛裡閃耀著光輝。

突然,有人大喊著:「小心!!」一顆足球就這樣朝著雨純飛了過來。

「雨純!」寒霜一個衝刺用手肘替雨純擋下這突如其來的球。

那一下還真不小,她的手一陣痛麻,還整個紅掉了。

「沒事吧?」遠方的男生了過來。

那個熟悉的身影不就是......

「青葉耀!!」雨純大叫,她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仇人一般。

青葉耀一臉不爽:「是妳阿.....」但是他說這句話時完全只有對著寒霜講。

這時,鐘聲響起,只見老師大聲嚷著:「自由下課!」

「我們走吧,帶妳去保健室。」雨純一把拉著寒霜那隻受傷的手,讓寒霜不禁痛的全身抖

了一下,才沒把表情表現出來。

走到一半,雨純突然大叫一聲,然後轉過頭對寒霜說:「抱歉,美術老師要我今天下課去

找她!你就自己去保健室吧,回頭見!」說完她神速的往導師室奔去。

然後,青葉耀變像個背後靈似的,一路跟著寒霜到保健室去,完全不吭一聲,而且還和寒

霜保持著三公尺的距離。

「我說你,到底在做甚麼?」寒霜轉過身問。

「沒有阿......只是在盡肇事者的義務罷了。」他別過頭說。

「那你......」話還未說完,寒霜卻全身動彈不得。

就在突然之間,一切彷彿靜止般,一動也不動的,眼前的青葉耀,也像是塑像一般靜止不動。

風,也不再吹起。

 

--這是......’’Time Stop’’

 

13521136414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