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物 第三章──人不可貌相

「告訴我你們是怎麼聊關於我所發生的事的。」我對著雅菲說。

「恩。」她點點頭。

「警察說,當他們趕到時,一名年輕的殺人犯正抓住你,想對你不利,一旁還有

另一個壞人。警方推測是他裝做普通少年向你搭訕,然後將你引到人煙稀少的地

方想對你下手,當警察想要過去就你的時候,你就被他抓走了,而且還不管另一名

同夥的生死,就逃了。他們很擔心你,所幸有拍到你的照片,然後依著照片找到

我們學校……大致就是這樣。」

「是嗎。」

「有人說你是他的同夥什麼的,不是真的吧?」

什麼呀?虧我還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為什麼我親口跟你說的就不信,卻要信他

人所講的?

「當然不是真的!你們到底是從何的知的?」我生氣的說。

她一聽,變的有些困惑,她說:「是警察說的……

警察?話說那些警察是不是有點問題呀?為什麼沒有照實說?不過也不知他們是否

有從頭看到尾......

不久之後,警察到來,引起了眾人的猜測,而我就成為眾人注視的對象,不過我不

怕,反正我是真的沒做什麼壞事,而且照雅菲所云,他們應該不認為我是什麼同夥

,不會把我抓走吧。

一開始我的確是這麼確信的,但是……

「請二年五班的陳思婷同學現在馬上到訓導處一趟。」傳出了這樣的廣播的同時,

那些竊竊私語也變的更大聲了。

我有些不安的走出教室,我發現每個人都在看著我ˋ談論我,不過我不能夠心虛什

麼的,因為那不就表示我真的做了什麼是嗎?

「做了壞事還那麼無關緊要的樣子,有沒有羞恥心呀?」

我聽見有人那樣說,好討厭!我最討厭被人家誤會ˋ冤枉了!

 

終於到了。

但是教室外ˋ內裡的老師與同學們的眼光幾乎讓我窒息,那不是同情,更不是信任

,而是懼怕,好似我是一頭猛獸一樣的懼怕我。

不久,警察進來了,他示意要我先坐下來,我原以為他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會

聊好長一段時間,但顯然他早已有結論了……

「經過我們的討論,我們判定無法排除陳同學的嫌疑,因此必須將陳同學交由警

方處置。」

什麼?我有聽錯嗎?

我訝異的看著警察,但是他根本沒有改口的打算。

「陳同學,警車已準備好了,請跟我們走。」他一說完,便將我帶上手銬。

拜託離開學校時請走快一點,我不想再看到他們那種表情了。

我們的確走的很快,但是兩旁還是有一堆人圍觀,對我竊竊私語,我忍不住將雙手

遮住耳朵。

我撘上車,卻發現這車越來越離開市區,真是奇怪,難道警局會在荒郊野外?

「那個,我們現在是要去哪裡?」當我提出問題,我卻已經沉睡在這白色迷霧當中,

不醒人事了。

 

當我漸漸有意識時,就聽見人們竊竊私語的聲音,好吵,不會又是在亂說我的壞話吧?

連警察也這樣?但是當我睜開雙眼時,看見的卻不是穿著驚察制服的警察,而是一群普

通的人,而我也被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咦?她醒了耶!」一個金髮男生湊到我身邊說。

「奇怪!」那個金髮男生忽然大喊:「你們不覺得這傢伙好像一個人喔,是像誰呢?」

他抓著頭說。

「像誰?」一個咖啡色頭髮的小女孩,成熟的翻弄著她捲曲而有著光澤的頭髮問。

那金髮男生不停的靠過來,目不轉睛的瞪著我。這還是我頭一次被一個男生這樣看,感

覺有點不自在。

「啊!」那金髮男生又忽然大叫一聲。他說:「我想到了!是西方部落第六代王后的

女兒,那失蹤已久的雪月公主!」

蛤?雪月公主?西方部落?什麼呀?部落?難道是那個叫做南島語族的部落?西方的

原住民?我聽的一頭霧水。

「雪月公主?」一個臉上有許多鬍渣的男子頓時走過來,撫著我的臉說著,他的舉動

使我不禁向後縮了一下。

「難道是雪月公主回來了?」另一個黑色直髮的小女孩問。

「那並不是雪月公主!」站在一旁的女子說:「虧你們比我還要年長,難道聞不出她

身上的味道是什麼嗎?她只不過是一個低等下賤的人類罷了。」

「的確!」那金髮男生在我身上嗅來嗅去的,感覺真令人不舒服。「有一股濃濃的人類味道。」

「再說,她看起來根本不像是那已失蹤一百年的雪月公主。」

她剛剛說「她看起來根本不像」?應該要說根本不可能還活著吧!一百年是多漫長的歲

月呀?怎麼可能還活著?

「那麼,這傢伙要怎麼處理?」金髮男生問。

「不知道,是檜那傢伙把她帶過來的,依他的個性,應該是不會大費周章的只帶一個食

物給我們,人這麼多根本不夠。」一個男人說。

食物?我全身又顫抖了一下,不會吧?這裡該不會是什麼食人族大本營吧?

「再說他從來也沒帶過食物給我們。」金髮男子看著我說:「啊!我們就趁檜不在把她

偷偷的吃掉。」

什麼?那傢伙用可怕的眼神瞪著我,拜託別這麼做。

「等一下!」檜忽然從一旁跑過來說:「不準碰她!」

「怎麼了?難道你看上這人類了?」金髮男生不屑的說。

「當然不是,是因為她還有利用價值!」

「哦?那你到說說看。」那個女子又說。

「你們應該已經發現她長的像誰吧?」檜對他們說:「沒錯,就是雪月公主,記得嗎?

雪月公主曾經是現任王的愛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個女人看起來好像已經想到什麼了,然後朝我看了過來,我不禁

背脊發冷,再次往後縮了一下。

「所以我們可以利用她來將現任王引出來。」

現任王?

「不過我覺得不見得會有效,畢竟他們只不過是長的像了點,氣質ˋ味道什麼都都不盡

相同,你認為身為純種的王會那麼輕易上當?」

「不一定,也許王真會因為她而鬆了警戒,至於其餘的因素就是你們化妝組的責任了

。」他面無表情的對那女子說。

之後那咖啡色頭髮的小女孩便轉身準備離開,然後在離開前到其他人說:「將那個女

的帶到我的房間,楓,妳也來吧!」

那個女人一聽便跟了上去,沒有再說什麼。

不久,我便被連人帶椅的搬到了那個女孩的房間裡,我原以為會顯的髒亂或是可怕,

但是那兒乾淨ˋ整齊,一切就像我們普通人的房間一樣,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那女孩在衣櫃裡翻來翻去,然後拿出一件粉紅色的洋裝,要我去更衣間穿上,是到如

今,我已上了賊船,也無法逃了,也就只能照做無誤了。

「我難道真的長的很像那個什麼雪月公主嗎?虧我長的那麼普通,難道公主也同樣長

的很普通?」我站在鏡子前喃喃。

我快速的穿上洋裝之後,便趕快回到她面前。

「真的好像,居然那麼合身。」那個名為楓的女人看見我的樣子不禁說。

倒是那個女孩居然沒說什麼,她只是要我坐下,想要為我梳妝打扮,她先是替我戴上

頭飾ˋ綁個頭髮,然後便拿出化妝筆,一股腦的往我臉上畫。

她行嗎?我在心裡問,而這時的我只是閉上雙眼,靜靜的等待。

不久後,她命我張開眼睛,我卻對於鏡子裡的自己感到訝異。

「好漂亮!」我讚嘆。

「妳是怎麼做到的?」我轉過頭問那位女孩。

「就畫上去阿。」她表現的理所當然的樣子。

之後她拿了一雙粉紅色鞋子給我,然後轉身整理東西,看著這樣渺小的身影,骨子裡

卻是如此成熟,不禁讓我對她有點好奇。

「那個,妳認識那個雪月公主嗎?」我一邊穿著鞋子一邊問。

她有些疑惑的看著我。

「只是有點好奇。」我又說。

「認識。」她簡短的回答。

「可是雪月公主不是在一百年前就死……就失蹤了?」我問。

「雖然這告訴妳對我沒差,但是你出去不要隨便亂說話。」她警告我。隨後又喃喃說了

一句令我恐懼的話:「不過你大概也沒機會再出去了......」然後說:

其實我已經活了五百年了。」

「五百年?那該不會雪月公主也活了很久了?」我又問。

她以點頭代替言語。

之後她轉身準備出去,警告我說:「你的衣服可以用袋子裝著帶在身上,妳弄好了

就出來,不准耍什麼小聰明。」

「等等!」我叫住她:「你的名字?」

 

此時風吹拂著星,悄悄的,闇逐漸來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子 的頭像
兔子

風的呢喃

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